“一家民营企业在山西不靠煤不靠房地产,坚持了25年还是很不容易的。”8月27日,山西潞宝集团焦化有限公司(简称“潞宝集团”)董事长韩长安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采访中,韩长安谈到了集团发展、资金周转、上市等问题。

潞宝集团资金良好计划借壳上市 位列山西最大民营企业-贤集网无机原料专题

创建于1994年的潞宝集团,现已成长为山西最大民企。潞宝集团园区设于长治市以北30公里外的店上镇,规划面积20平方公里。潞宝集团煤化工板块的多家公司,比如晋钢兆丰、潞宝兴海等均坐落于此。据介绍,潞宝集团以煤化工为主导,主营电力、物流、红色旅游、现代农业及医药等领域,现有员工1万多名,总资产160多亿元,年销售收入近200亿元。


据新京报日前报道,山西潞宝集团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潞宝集团回应称,其中三起被执行案件系潞宝集团提供保证担保,不会因承担保证责任而发生实质损失,另一起执行案件已达成和解。


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的韩长安称,潞宝集团多年来坚持数亿元的资金红线,25年来没有出现过一笔逾期,集团资金状况良好。关于上市,韩长安表示,潞宝集团很重视上市,几年来谈过十个以上壳公司,计划以借壳方式,将精细化工板块即潞宝兴海装入上市公司。


谈创业


没有一吨煤的山西最大民企


新京报:长期以来潞宝集团比较低调,当年你是怎样将潞宝集团创办起来的?


韩长安:创业以前,我1991年在长治市物资局子公司当副经理,搞车皮运销。两年后1993年底,我们村里选村干部,老百姓(76.150, -0.87, -1.13%)联名让我回来。当选村委会主任后我想着办个企业。当时自己靠生铁、车皮和运输贸易等生意赚了点钱,就在村里办了一个小焦化厂——红旗三号,让村里的老百姓来厂里上班,潞宝就是在这样的起点上建起来的。


我们刚创业的时候,遇到过很多困难,包括1996-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等,但潞宝始终坚持一个点——不怕困难,咬紧牙关一年一个台阶做起来。创业就是这么难,可想想也简单,毕竟我们是遇上了改革开放后的好时机,抓住机遇把企业发展起来了。


新京报:现在的潞宝集团还是以煤化工为主导?


韩长安:是。山西是煤炭大省,但我们没有煤,是买煤饼回来加工。因为没有煤,逼我们想着赶快转型,2011年开始大跨步转型,往精细化工转。我们的转型就是将粗放型焦化的废气废渣废灰等利用起来,生产出甲醇、液氨等,这是一个中级阶段。现代煤化工产业链深化,煤炭深加工生产出聚合切片等产品就又上一个台阶了。我们现在拉丝(利用煤化工原料生产出民用丝、工业丝等)的产业链,九月就可以生产了。现在山西从炭中拉丝的就我们一家。


其实如果我们有煤能挣得多的话,或许也没有转型的想法了。潞宝1994年创办,一个民营企业在山西能坚持25年还是不容易的,山西虽然能得到国家很多政策支持,但整体发展空间相比沿海地区还是比较闭塞。


新京报:近年煤炭行业去产能,潞宝集团是否受到影响?


韩长安:山西要去4000万的产能,“上大关小”我们是要带头的。山西当地的政策是到明年年底,上不了产能的项目要压减,不在化工园区的项目、停产若干年的项目不能上。这样做山西的环保能做得好,长治的环境也能改善得好。


新京报:潞宝现在的营收和利润情况怎样?


韩长安:2018年整个集团是189个亿的销售额,今年计划200多亿,但是现在煤焦钢价格还不太确定,忽高忽低。利润的话,2018年高一点有10个亿,今年到不了10个亿了,行情掉价了。


我们拉丝拉出来附加值就高了,你看一吨煤卖700元到800元,一吨焦炭卖1700元到2000元,一吨己内酰胺卖一万二三,一吨聚合切片卖一万五六,而一吨丝,拉得好、拉出粗细的话,能卖到两三万,如果是织布用的高端丝能卖到三四万。


新京报:你之前提出,力争在“十三五”规划内再造一个新潞宝,是什么意思?


韩长安:再造一个潞宝,就是把我们的拉丝、大焦化、医药中间体加上拉丝纺织建起来,再达到一个潞宝的体量。医药板块我们之前在北京收购了一家研发公司,做特色原料药。


现在是全力负载干,我们项目前期工作都已经做好了。


新京报:潞宝集团转型发展,人才方面跟得上吗?


韩长安:我们从2009年左右就开始引进高端人才了,当时因为上了生产甲醇的产品链。做潞宝兴海(山西潞宝兴海新材料有限公司)引进了不少国有大企业的人才。现在潞宝兴海的管理团队95%都是外聘的。


引进人才一是要不惜代价,二是要给人才发展平台。今年年后仅拉丝项目我们就聘请了五位高端人才,因为都是外地人,我们开的条件是带上家属,另给家属一份工资。

潞宝集团资金良好计划借壳上市 位列山西最大民营企业-贤集网无机原料专题

谈融资


“保持资金红线,25年无逾期”


新京报:去年民营企业普遍经历了融资难,潞宝的情况是怎样的?


韩长安:中央领导去年11月1日讲话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以后,中行、工行还有晋商银行等银行机构主动联系我们。今年四五月,中行山西分行行长带队来我们这里调研。对于山西做得好的民营企业、百强企业,他们是愿意支持的。


潞宝这么多年维持的银行信誉度很高,25年没有出现过一笔逾期,一分钱都没有。有银行年底资金周转不过来的时候,我们提前就还了。2012-2014年的时候,山西一些民营企业坚持不住,出现了逾期,但潞宝没有。我把自己的家底基本都放在企业了,要不就扛不过来了。


我们策略是“低潮期求发展,高潮期赚大钱”。潞宝兴海是2011年建设的,当时一吨钢的价格不到2000元,水泥一吨130元,都很便宜,建的时候咬紧牙关,建设成本一下子省了20个亿,原来计划要投资70亿的项目,47.5亿就建成了。


新京报:近年来潞宝集团的资金周转情况如何,是否出现过资金紧张?


韩长安:潞宝集团的资金一直是比较良性的。我们现在有一个红线,假如账上还有若干资金就不敢动了,就作为红线了,这个红线差不多就是几亿元。


就像你有一缸米,吃到半缸就不能动了,不然明天做饭今天就没米了。我们宁可少挣点、发展慢点也不敢断了现金流,断了太可怕了。


新京报:潞宝集团工商信息显示,今年4月你将持有的潞宝集团股权出质给了民生银行(5.860, 0.03, 0.51%)太原分行。


韩长安:这是因为追加授信。要增加在银行的授信,银行就会让你多抵押一点。现在民营企业都是这样的,抵押也在正常范围。


新京报:潞宝集团旗下晋钢兆丰煤化工有限公司今年6月新增了一笔动产抵押,去年8月和11月还曾将部分器械抵押给晋商银行长治分行,也是为了融资?


韩长安:都是融资抵押。晋钢兆丰今年6月抵押给长治财鑫担保,有时候担保会要求再加入股权抵押,这都是正常的增信条件,不可能有靠信用贷款的。实际上民营企业融资都是这样,能抵押的银行都叫你抵押了。


晋钢兆丰是做焦炭的,现在经营状况都正常,它不正常后面煤气就出不来了。


新京报:潞宝集团拿到的银行授信有多少?够用吗?


韩长安:潞宝的授信有四十六七个亿,一直控制在这个数字。这个额度还可以,起码能转开。


新京报:潞宝现在融资渠道除了银行机构,还有其他渠道吗?


韩长安:我们现在一方面是银行融资,还有就是集团自身的资本结余,每年有折旧有利润,加上潞宝这几年控制得比较好,除了响应扶贫号召做的现代农业项目,没有盲目发展,没有瞎发展。


企业一定要稳中求进,千万不敢盲目。特别是企业做大了,承受不住失误。潞宝的产业链,炼焦炭、搞化工、搞精细化工、搞下游产业链等,是贯通的,这个还行。如果说你炼着焦炭又去做炼油了,肯定做不成。有人说要抓住机遇实现低成本扩张,这个不能信,扩张可能砸手里了。


我到现在没有搞过一平米房地产,没有控制一吨煤,在山西要不靠煤不靠房地产做起来是不容易的。主要是用心去做的,用心做才能做好。我平时没事就穿着工作服在厂里转,厂里的事你问我,我都知道。

潞宝集团资金良好计划借壳上市 位列山西最大民营企业-贤集网无机原料专题

谈上市


计划借壳,把精细化工装入上市公司


新京报:今年1月长治市政府官网一则新闻里提到,潞宝集团在上市等方面面临的困难亟须解决。潞宝的上市计划是怎样的?


韩长安:我们几年前就成立了上市办,专门有一帮员工负责这个。潞宝只是没有上,不是不重视,我们很重视。


这些年重工业报不上,今年市场不太稳,现在想借壳,也想报上市。借壳的话会把潞宝兴海装进上市公司,就是集团精细化工这一块。


我们这些年为上市交了好多学费,谈过的壳公司至少有十个以上。之前想借壳一家山西的公司,我们已经开始准备钱了,结果成都的老板多给了2亿元买走了。


香港有家壳公司我们去过,厦门一家退市老三板公司我们去过,武汉的壳公司也去过,还去湖南岳阳谈过一家上市公司,当时我很高兴,结果看下来发现还是不行。


好的壳难找,但不好的壳也不能要,把自己企业拖垮了怎么办。潞宝发展好了总有一天要上市的。


新京报:上市公司百利科技(11。330, -0。18, -1。56%)去年11月对潞宝兴海实施了债转股,现在持有潞宝兴海15%股份。债转股的背景是怎样的,是否会对潞宝兴海有影响?


韩长安:债转股是百利科技方面找我们提的。潞宝兴海煤焦化工产品材料化深加工项目(一期)工程是百利科技总包,他们感到前景好,将来我们生产成本低,就主动和我们提出来,这也是经过他们董事会各方面审批的。


百利科技入股潞宝兴海对我们上市是有益的,他们对潞宝兴海全部做了尽调,也了解这家公司,如果多几家上市公司入股就更好了。


新京报:想过上市会给潞宝带来哪些影响吗?


韩长安:未来上市后就是公众企业了,关注度会更高,所以我们始终一言一行都得做好


每天早上我醒过来,都要把这个月的税款、利息、工资、水电费想一遍,每个月得3个亿。今年上半年我们交了5亿多的税,这个月还有2.2亿的税,30日交。


新京报:潞宝集团上半年还和港股上市公司博奇环保合作了?


韩长安:对,博奇环保相当于我们的环保管家,这在国内是比较超前的。我们的废水处理项目已经交易了,紧跟着在谈电厂脱硫、固废处理这些项目,合作的话我们的所有环保处置都归博奇管,它将项目买过去,我们给它交管理费。


新京报:长治当地媒体报道,你早年曾提出“让潞宝走向世界500强”的目标。


韩长安: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首先得敢想,有的时候人都不敢想,怎么敢做,努力实现吧。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