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4日,被誉为汉能“印钞机”的金安桥水电站被告上法庭,其控股股东汉能被指占用金安桥水电站款项高达110.65亿元。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的1766.67万股股权网络司法拍卖落锤,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四川信托)以4278.06万元报价成交,较评估值高出2730.8万元。此前,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的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17 666 666股股权份额已经累计3次流标。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显示,此次竞拍共3人报名,起拍价为1083。060779万元。公开的竞价记录中,共有两个竞拍账号参与出价,在账号SY76655598首次出价1083。060779万元后,账号NF28495340(即四川信托)以45万元/次的加价幅度连续加价71次,不断刷新自身出价,最终在12月24日09时11分26秒以最高报价成交。


“汉能印钞机”金安桥水电站被拍卖 四川信托4278万接手-贤集网


根据竞拍规则,出价者在自己领先的状态下可以继续出价。网络司法拍卖不限制竞买人数量,至少一人报名且出价不低于起拍价,方可成交。


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17666666股股权份额竞价记录。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12月23日10时至2019年12月24日10时同时进行的金安桥水电站股权网络拍卖共有18场,单笔拍卖股权数均为1766.67万股,起拍价也全部相同。但除了上述被四川信托拍得的一单外,其余17场均因无人出价流标。


上述拍卖所涉及的金安桥水电站股权均处于冻结状态。与18场拍卖相关的多份强制执行裁定书: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9)京03执1134号、(2019)京03执1132号、(2019)京03执1129号、(2019)京03执1139号、(2019)京03执1141号等等,申请执行人均为四川信托,已冻结划拨被执行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注:原名称即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李河君(注:汉能实控人)的银行存款及应支付的回购溢价款等。


“汉能印钞机”金安桥水电站被拍卖 四川信托4278万接手-贤集网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2014年,四川信托曾发起川信睿宝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融资人为汉能控股集团,资金用途为受让汉能持有的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股权收益权,并由汉能在信托期届满前对该收益权进行溢价回购从而实现信托资金退出,汉能将相应股数金安桥股权质押于四川信托。据《财新周刊》此前报道,四川信托于2013年7月1日成立的上述集合信托利率在8%左右,滚动发行65期,截至2014年6月末,共募资近40亿元。


但前述多份执行裁定书均显示,被执行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李河君未付回购溢价款,遂被四川信托告上法庭并申请强制执行。


金安桥水电站是全球由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最大水电站,两期总装机量达300万千瓦,是葛洲坝水电站的1.1倍,电站总投资超过200亿元。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汉能曾为融资将金安桥水电站的股权多次质押,司法纠纷不断。


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8月15日发布的两则公告,该院原计划于9月17日10时至9月18日10时在诉讼资产网公开拍卖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40.48%、10.88%的股权,标的评估价分别为11.12亿元和2.99亿元。上述合计51.36%的股权被拍卖后,金安桥水电站的大股东或将易主。


上述股权买卖由两起司法裁定触发:申请强制执行此前执行证书和判决的执行人分别为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和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但这两场拍卖在9月16日被突然撤回,原因是“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后于11月7日挂出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62500万股股权份额、12500万股股权份额的拍卖公告,但截至12月10日10时拍卖结束,均因无人出价流拍。


与中国光伏产业主流选择晶硅电池组件技术路线不同,汉能控股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李河君一直坚持薄膜电池路线。薄膜路线的优点是柔性化、利用场景更灵活,但在市场成熟度和成本上晶硅组件更胜一筹。李河君由水电行业起家,他在公开演讲中常常提及金安桥水电站,回忆起如何在十年时间里,“一锹土一锹土”地在海拔2000米的云南省金沙江干流上,建设总装机量30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


根据官网介绍,金安桥水电站位于云南省丽江市金沙江干流上,是国务院批准的“一库八级”中的第五级,于2003年开始筹建。2012年8月,四台机组全部并网发电,年可发电量超过130亿度,是国家实现“西电东送”和“云电送粤”战略目标的骨干电源之一。“该项目被全国工商联誉为民营企业进入国家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标志性工程,汉能也由此跻身于建设百万千瓦级大型水电站企业的行列。”


2009年,李河君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作为独立非上市板块的水电业务不仅长期为汉能的薄膜发电业务输血,更是李河君当年大举进军光伏领域的资金来源与心理基石,可谓是汉能最为优质的资产。


“汉能是全球私营企业中最大的水力发电公司,年年有几十亿的正现金流。一年挣几十亿并不稀奇,但年年挣几十亿谈何容易!我们的原材料成本是零,水电的特点就是一把干起来以后,它就是个印钞机,不管礼拜六、礼拜天,天天都这样”, “其实有这么多水电,我们什么都可以不干了,天天打高尔夫球就好了。光金安桥年年挣几十个亿。以后电力竞价上网对我们越来越好,电价高了,我们的现金流会大幅增加”。


李河君还曾坦言,之所以敢投300亿元进军光伏产业,就因为“汉能产业基础非常扎实,有非常稳定的现金流”。在他看来,凭借旗下水电业务稳定持续的充沛资金流,汉能是一个最没风险的公司。


早在2015年8月,就有光伏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汉能急于出售旗下光伏电站项目,无奈很难出手,于是开始出售优质水电资产套现。但其实,相对优质的金安桥水电站,此前已被汉能作为融资工具,其股权被重复质押,司法纠纷不断。


文章来源: 财新网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贤集网资讯专栏的作者撰写或者网上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贤集网立场。如有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