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 思维财经,证券日报

12月26日晚间,玉龙股份对外公告称,为优化公司产业结构,推进业务转型升级,改善公司经营业绩,公司拟将因经营钢管业务产生的合计金额为3723.78万元的应收款债权转让给江苏玉龙钢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龙科技”),转让价款为人民币3723.78万元。

玉龙股份拟转让3723万应收债权  三年内频换“新主”意欲何为-贤集网

上述应收款债权不存在抵押、质押及其他任何限制转让的情况,不涉及诉讼、仲裁事项或查封、冻结等司法强制措施以及其他妨碍权属转移的情况。其中,应收账款3610.45万元,其他应收款113.33万元。


据了解,玉龙科技原为公司全资子公司,公司于2016年12月通过公开拍卖的方式对外转让玉龙科技100%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玉龙科技的股权,不再将其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2019年10月,为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推进业务转型,公司将与钢管业务相关的商标权、专利权、机器设备等资产转让予玉龙科技。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玉龙科技资产总额12.65亿元,净资产7.84亿元。2018年玉龙科技实现营业收入20.48亿元,净利润1.05亿元。


公司表示,本次转让公司应收款债权,公司可收回3610.45万元的应收账款和113.33万元的其他应收款,加快资金回笼,改善现金流状况,优化资源配置和资产结构,支持现有业务的发展。


交易完成后,玉龙股份可冲回因经营钢管业务计提的坏账准备442。66万元,预计对公司2019年度利润总额的影响金额为442。66万元人民币。本次应收款债权转让对玉龙股份2019年度业绩产生的影响金额及会计处理须以会计师年度审计确认后的结果为准。


拟溢价逾25%转让控制权


根据公告,6月10日,知合科技与厚皑科技、焕禧实业、林明清、王翔宇分别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知合科技将持有的公司3.9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协议转让给厚皑科技、焕禧实业、林明清、王翔宇,转让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0%。其中,厚皑科技受让总股本的26%;焕禧实业受让10.97%;林明清受让7.79%;王翔宇受让5.24%。


依据转让协议,本次转让价格为7.02元/股,较玉龙股份6月10日收盘价5.59元/股溢价超过25%。其中,转让给厚皑科技、焕禧实业、林明清、王翔宇股权的总价款为14.29亿元、6.03亿元、4.28亿元、2.88亿元,厚皑科技、焕禧实业、林明清、王翔宇全部以现金方式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本次协议转让股份中知合科技有2。5亿股尚处于质押状态,占总股本的31。87%。对于处于质押状态中的股份,知合科技应在办理本次股份转让过户前办理被质押股份的解除质押手续。


此次玉龙股份的新东家较为“神秘”。据公告显示,即将成为玉龙股份“新主”的赖郁尘旗下只有厚皑科技与上海厚立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立实业”)两家企业。作为玉龙股份控股股东的厚皑科技于2019年5月23日成立,距离受让公告不到20天,注册资本为15亿元,注册地址为上海市浦东新区。而厚皑科技母公司厚力实业仅比厚皑科技早诞生两天。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厚立实业注册时间为2019年5月21日,注册资本为16亿元。


未满三年亏损7.64亿


玉龙股份于1999年成立,是一家焊接钢管的专业生产公司。公司主要产品为直缝高频焊接钢管、螺旋埋弧焊接钢管、方矩形焊接钢管和直缝埋弧焊接钢管。经营范围广泛,包括钢材轧制、石油钻采专用设备、铸钢件的开发、制造、金属材料、建筑用材料、五金交电、通用机械的销售等。公司综合实力居同行业前列,2006年被评为江苏省高新技术企业,2007年“玉龙”牌商标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自2011年11月登陆上交所以来,这并非玉龙股份首次“易主”。玉龙股份最原始的实际控制人是唐永清、唐维君、唐柯君、唐志毅,唐家四人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玉龙股份50.01%股份。


2016年7月,知合科技曾斥资9。31亿元受让玉龙股份1。33亿股。之后,知合科技又获得12。77%的委托表决权,成为上市公司持有最多表决权的单一大股东,全资控股知合科技的王文学已然成为玉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而后,知合科技再次斥资9.67亿元获得玉龙股份1.02亿股股份;后于2017年3月又通过部分要约收购,以10.39元/股的价格受让约1.56亿股股份,作价约为16.21亿元。


综上计算可得,知合科技获得玉龙股份50%股权合计花费约35.19亿元,而此次一次性出清所有股份,获得转让总价款约为27.5亿元。在此期间,玉龙股份并无分红,知合科技在这一进一出中亏损约7.64亿元。


入主玉龙股份未满三年,没有赚钱的知合科技将玉龙股份控制权全部转让给厚皑科技,玉龙股份为何频换新主?


玉龙股份走向何方?


其实,玉龙股份“易主”事件频出均是事出有因。


2011年玉龙股份上市以后,公司业绩开始下滑,2016年甚至出现了大幅亏损,面对惨淡的经营业绩和萎靡的股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开始着手出售控制权。


彼时玉龙控股人有意卖壳,意欲打造A股资本矩阵的“资本大鳄”王学文找上门来,双方一拍即合,迅速达成交易。


知合科技入主后,意图“整合优质资产,增强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先是在对资产进行了清理。2016年9月14日玉龙股份发布公告,公司对存在明显减值迹象的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本次计提坏账准备435。77万元、存货跌价准备2677。63万元、固定资产减值准备2。79亿元。计提的减值准备计入资产减值损失科目,共计影响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3。03亿元。


随后在2016年11月,玉龙股份又抛出以公开拍卖方式整体转让四川玉龙100%股权、伊犁玉龙100%股权、玉龙科技100%股权、玉龙精密100%股权、香港嘉仁100%股权的计划,收回1.15亿现金。


然而几经折腾,知合科技意气风发的收购最终以失败告终。收购后的玉龙股份经过近三年的打磨,业绩表现并不如意。据玉龙股份年报,2018年全年公司实现营收15.2亿元,同比增长10%;归母净利润2188万元,同比下降72.5%;扣非净利润为-591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5352.02%。另外,公司毛利率也从2015年的17.64%下滑至2018年的5.10%,连续四年下滑且下滑速度增快。而据玉龙股份公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已显现负值,其中归母净利润为-787.1万。


公司业绩大幅下滑之际,公司高管密集辞职。2019年3月公司发布公告称,原公司总经理周大桥、原公司董事李伟敏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职务。公司管理团队的躁动不安也毫无遗漏地折射在资本市场,让投资者对玉龙股份的发展预期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这样的情况下,拥有着敏锐市场嗅觉的资本运作大佬王学文迅速撤资离场,似乎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关于玉龙股份变更实控人的真正原因,《投资者网》致函公司,但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


如今,厚皑科技接盘玉龙股份,公司业务是否会有进一步的调整尚未可知。作为新近成立的SPV,厚皑科技“代持”迹象明显,将会带领玉龙股份走向何方,还需后续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贤集网资讯专栏的作者撰写或者网上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贤集网立场。如有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