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水处理领域的京源环保,叩响了科创板的大门。

京源环保IPO融资求发展 连换三会计师事务所财报差错更正不断-贤集网

京源环保拥有工业废水电子絮凝处理技术、高难废水零排放技术和高难废水电催化氧化技术等自研核心技术,主要向大型企业客户提供工业水处理专用设备的研发、设计与咨询、集成与销售以及工程承包业务,也在新三板挂牌。科创板挂牌流程最新显示,京源环保已于2019年12月27日通过了上市委会议审议。


不过,《商讯·公司金融》发现,京源环保业务上有高度依赖电力行业的现象,电力行业带来的收入比重接近8成,而这其中近7成还都来自电力行业前五位大客户。与同行业公司相比,业务规模上尚需努力,而掣肘的业务发展的资金方面,京源环保则面临钱袋不宽裕的窘境,公司连续多年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这无疑抑制了其高速发展,此番冲击科创板的目的之一,主要就是利用募资补充流动性资金需求。


靠电力公司撑门面


京源环保大概是2019年最后一批上会的科创板IPO成员,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3月30注册资本8046.35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李武林。自成立以来,公司拥有工业废水电子絮凝处理技术、高难废水零排放技术和高难废水电催化氧化技术等自研核心技术,主要向大型企业客户提供工业水处理专用设备的研发、设计与咨询、集成与销售以及工程承包业务。


资料显示,京源环保的业务覆盖电力、化工、金属制品等行业,客户包括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能源集团、国家电投集团、华润电力、京能集团、粤电集团,以及中泰化学、安徽丰乐农化、江门崖门新财富等。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业务上,京源环保绝对有“偏科”现象。公司称,现阶段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火电行业,且客户集中度较高,在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里,来自于电力行业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5.45%、87.1%、59.34%和78.94%。


另外,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化工行业的收入占比为25.34%,金属制品行业是收入占比为5.09%。而把电力行业客户排序后可见,2019年上半年的前五大客户共实现了7991.59万元的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高达69.93%。


这说明了京源环保不但依赖电力行业,同时客户集中度极高。水处理行业的多数核心技术具有向其他行业的可拓展性,但京源环保依然在电力行业偏重较大,这似乎也暴露了公司面向非电行业水处理领域的针对性技术储备仍有不足的情形。


同时,考虑到行业因素,一旦火电厂上网电价和煤炭价的调整就会影响火电厂的经营业绩和建设及改造需求,这也无疑会影响到“偏科”的京源环保业务的开拓和应收账款回款的速度。


有趣的是,如此深耕电力行业,京源环保在行业里的市场占有率却是极低的。


据悉,京源环保火电行业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相关产品收入分别为9058。3万元、14132。03万元和14811。98万元,根据对火电行业水处理设备新增和改造的市场容量的测算,市场容量每年估计分别为16-48亿元和25-34亿元左右,因此,火电水处理设备投资市场容量约为40-80亿元左右。


通过计算公司火电行业相关收入和水处理设备投资市场容量的比值,公司的产品市场份额分别约为1.13%-2.26%、1.77%-3.53%和1.88%-3.76%。对此,京源环保解释称,电厂水处理服务内容较为宽泛,大部分行业内企业由于技术储备或者自身专业定位的限制,均专注于其中某一项或者某几项系统设备,这才导致了公司产品市场占有率较低。但无论理由如何,由上足以说明整个行业竞争的激烈。


A股已有多家同行


说起来工业水处理行业里叫得出名字的公司也不少,由于业务内容涵盖不同,各自拥有的优势也不尽相同,比如在水处理设备制造与系统集成环节具有相对竞争优势的企业包括中电环保、巴安水务、中建环能和久吾高科等;在水处理工程和投资运营环节具有相对竞争优势的企业包括华电科工、朗新明、大唐水务、西热水务、博天环境、凯迪水务和万邦达等。


京源环保表述称,其业务优势在于工业废水的水处理设备制造与系统集成环节。据招股书中描述,京源环保是环保水处理设备供应商,故将自己和中电环保、巴安水务、中健环能,以及久吾高科等公司作同行业竞争对手的比对。


资料显示,中电环保主要提供工业和城市环保系统解决方案,主要业务领域除了水务之外,还包括固废处理和烟气治理,以及环保产业协同创新平台,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规模分别7。98亿元和1。26亿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和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分别为4。56%和23。11%。


巴安水务主营业务涵盖市政水处理、工业水处理、固体废弃物处理、天然气调压站与分布式能源以及施工建设等五大板块,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规模分别11。04亿元和1。15亿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和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分别为2。39%和25。6%。


中建环能主营业务涵盖工业水环境治理、市政及流域水环境治理,以及离心机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规模分别11。86亿元和1。46亿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和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分别为3。12%和10。25%。


久吾高科主营业务为陶瓷膜等膜材料和膜分离技术的研发与应用,并以此为基础面向过程分离与特种水处理领域提供系统化的膜集成技术整体解决方案,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规模分别4.72亿元和5760.8亿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和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分别为3.73%和15.98%。


至于京源环保,2016年、2017年和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9671.82万元、1.66亿元和2.5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90.32万元、2902.11万元、5356.76万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1%、3.71%和3.79%,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分别为22.97%、24.14%和26.42%。


对比各参数可以发现,京源环保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在营业收入规模上存在一定差异,要想跟上步伐甚至超车,至少还需要上一个台阶,而冲击科创板显然就是京源环保的加速发展的最佳途径之一,至少也是一个重要的融资手段。


此次,京源环保计划募约2.7亿元,投向3个项目,其中一个就是“补充流动资金项目”,额度为1.36亿元,之所以在此次IPO项目占比不小,历史数据也显示,京源环保在报告期内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633.1万元、-2792.11万元、-2443.23万元和-1377.97万元,可见资金并不宽裕。


报告期财务数据玩"变脸"


据京源环保自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以来的年度报告等文件,《壹财信》发现在递交招股书前的2018年4月,京源环保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会计差错更正。


原2016年年报由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大信所")审计,负责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为郭安静和上官胜,给出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但这次的多处会计差错更正让大信所及两位注册会计师都遭到"打脸"。


在更正后的2016年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各主要财务科目数据都作出了调整,其中应收账款调减0。93万元;预付账款调减1。74万元;其他应收款调减3。82万元;其他流动资产调增4。20万元;递延所得税资产调增0。71万元;应付账款调减1。74万元;应交税费调增24。80万元;应付利息调增2。84万元;其他应付款调增180。07万元;盈余公积调减20。76万元;未分配利润调减186。80万元。


另外,营业收入调减5.75万元;营业成本调减53.55万元;税金及附加调增0.03万元;销售费用调增284.27万元;管理费用调减49.69万元;财务费用调增4.50万元;资产减值损失调增4.76万元;营业外支出调减2.65万元;所得税费调增19.88万元;净利润调减207.56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调增2.65万元。


京源环保的总资产调减3.99万元;总负债调增206万元;净资产调减209.99万元。调整后,资产负债率由40.23%上升至41.5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调减19.75万元。


2017年12月,京源环保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将大信所更换为现在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大华所"),而此次IPO预披露招股书的审计机构也是大华所。


虽然在IPO前京源环保已经进行了大量会计差错更正,但在问询时,京源环保的财务数据还是"露出了马脚"。


因此,在2019年11月13日,京源环保对2016年至2019年1-6月在新三板上披露的年报再次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并更新了招股书。


据更新招股书,更正前京源环保判断银行承兑汇票到期无法兑付的可能性极低,且报告期内未出现票据到期无法兑付的情形,因此公司将全部已背书或已贴现未到期的银行承兑汇票进行了终止确认。


但这样的的会计处理不够谨慎,为保证应收票据终止确认会计处理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公司对应收票据终止确认的具体判断依据进行了调整。


于是在2016年年报中,京源环保又将应收票据调增752。64万元;相应的其他各科目数据受到影响也作出了调整。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又由41。57%上升至44。27%。


2016年年报,京源环保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又调减353.42万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调增353.42万元。影响到2017年的年报,相应的现金流也同步作出调整。


另在2018年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应收票据、流动资产、资产总计、应付账款、流动负债、负债总计等6项均增加3,565。92万元。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由31。67%上升至37。50%。


2019年半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应收票据、流动资产、资产总额、应付账款、流动负债、负债总额等6项均增加101.81万元。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由30.69%上升至30.83%。


据科创板发审委的第一轮问询函公示文件,京源环保2016年其他应收款前五名占比披露存在差异,原因是京源环保在编制年报时计算错误,而2018年其他应收款第五名披露也存在差异,原因是编制招股说明书时取数错误。


其他包括2016年度预付账款前五名披露数据、前五大供应商占比披露都存在差异,原因是财务人员计算时使用的增值税税率有误及转贷金额未完全扣除。


2017年第五大供应商披露存在差异,原因是财务人员疏忽,未扣减账面期初暂估余额。同时前五大供应商占比披露存在差异,因为是财务人员使用的增值税税率有误及南通市崇川电器设备厂交易额计算有误。


2017年度,因为存货周转率计算错误造成存货周转率披露存在差异。


显然,上述大量的差错更正大多是由于财务人员的自身计算错误引起,会计基础的薄弱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而在问询回复中,平安证券和大华所认为本次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与新三板挂牌所披露的文件文字表述部分不存在实质性差异,数据部分存在的差异主要原因包括因财务报表格式调整、重分类或统计口径不一致、计算错误或取数错误引起的披露差异,不存在重大差异;并且京源环保已对影响对外信息披露准确性的差异进行了审议并更正披露,信息披露合法合规。

京源环保IPO融资求发展 连换三会计师事务所财报差错更正不断-贤集网

早期的财务工作也错误频频


京源环保不仅在报告期内存在多处会计差错更正,早期的财务数据也频频出错,2018年4月23日,京源环保曾发布多份公告,对2014年至2016年的年度报告和2015年至2017年的半年度报告进行了更正,其中涉及调整企业所得税、费用分类、政府补助、往来款项、当期损益的待摊费用等。


原2014年年报的财务报表由中汇会计师事务所(下称"中汇所")审计,并给出了"江苏京源公司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编制,公允反映了江苏京源公司2014年12月31日的合并及母公司财务状况以及2014年度的合并及母公司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的审计意见,其中负责该年报财务报表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为李宁和上官胜。


但原2014年年报中,大量财务项目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中汇所及两名注册会计师惨遭"打脸"。


在更正后的2014年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应收账款调增22.15万元;递延所得税资产调增0.03万元;应付账款调增11.50万元;应交税费调增1.42万元;应付利息调增2.06万元;其他应付款调增13.78万元;盈余公积调减0.65万元;未分配利润调减5.92万元。


京源环保的营业收入调增21。10万元;营业成本调增11。50万元;税金及其他调增0。15万元;销售费用调增11。55万元;管理费用调增2。23万元;财务费用调增2。06万元;资产减值损失调增0。22万元;所得税费用调减0。03万元;净利润调减6。58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调减2。32万元。


同时,京源环保2014年的总资产调增22.18万元;总负债调增28.76万元;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调减6.58万元。调整后,资产负债率由69.73%上升至70.05%。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月,京源环保变更会计师事务所,由中汇所变更为大信所。


然而,更换会计师事务所后,大信所审计的2015年年报的财务报表仍然"漏洞百出",出现了多个财务项目的会计差错更正。


原2015年年报的财务报表中,大信所给出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负责该年报财务报表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为郭安静和杨林。


在更正后的2015年年报中,京源环保对多个主要的财务科目进行更正,应收账款调减0.73万元;预付账款调增31.76元;其他应收款调减30.88万元;递延所得税资产调增0.39万元;应付账款调增2.75万元;应交税费调增10.11万元;应付利息调增1.59万元;其他应付款调增89.97万元;盈余公积调减10.39万元;未分配利润调减93.49万元。


京源环保营业收入调减15.35万元;营业成本调减31.56万元;税金及附加调减0.11万元;销售费用调增126.83万元;管理费用调减28.59万元;财务费用调减0.43万元;资产减值损失调增2.61万元;营业外支出调减2万元;所得税费用调增9.68万元;净利润调减91.78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调增2万元;


京源环保总资产调增6.45万元;总负债调增104.80万元;净资产调减98.36万元。调整后,资产负债率由51.15%上升至52.5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调增17.76万元。


以上的会计差错原因繁杂,其中不乏各种纰漏,譬如"销售设备漏计收入"、"补提坏账"、"补计提贷款利息"等等,还有"调跨期成本"、"与预付账款重分类调整"等因项目和时间做出的调整。


财务数据频频进行差错更正,京源环保的现任财务负责人钱烨恐要承担一定责任。2009年3月至2014年3月,钱烨任京源环保总账会计,自2014年4月钱烨由总账会计升任财务负责人至今,会计差错就从未间断,作为一家拟IPO企业,京源环保的财务工作或还有待实质性的提高。


除此之外,京源环保的总工程师姚志全在IPO前夕竟多次转让股份也有违常理,个中原因无从得知。


文章来源: 公司金融杂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贤集网资讯专栏的作者撰写或者网上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贤集网立场。如有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