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1日晚,拉夏贝尔(603157.SH)发布了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公告显示,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亿元到-21亿元。1月21日,拉夏贝尔以单日下跌6.44%报收5.23元,市值已经跌至28.64亿元左右,而其巅峰时期市值曾一度达120亿元。


拉夏贝尔巨亏21亿:面临退市风险 或成年度“亏损王”-贤集网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拉夏贝尔已亏损1.59亿元,若公司2019年继续亏损,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公司A股股票将在2019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


对于亏损的情况,拉夏贝尔在公告表示主要有四方面原因:


一是公司加快关闭亏损及低效门店,公司国内经营网点数量已由2019年年初的9269个降至2019年年末的4800余个。由于已关闭门店的经营亏损以及一次性确认装修摊销费用,导致亏损4亿元至4。5亿元。


二是为加速经营现金回流,公司加大了往季货品销售力度及折扣力度。报告期末,公司存货比年初减少约9亿元。受上述事项及大众服饰零售市场低迷等因素影响,公司销售毛利率同比有所下降,导致报告期毛利额较上年同期减少约6.5亿元。


拉夏贝尔巨亏21亿:面临退市风险 或成年度“亏损王”-贤集网


三是2019年公司持续加强费用管控,人工成本、物流费用等同比显著下降。但由于平均贷款余额增加导致利息支出同比增加;公司总部大楼等基建项目投用转固导致折旧费用同比增加;公司于2019年度开始适用“新租赁准则”,导致财务费用增加。上述原因累计增加费用约1。5亿元至2亿元。


四是报告期内公司继续对投资项目进行全面梳理评估,停止新的对外投资,对不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的项目予以退出,对严重拖累公司业绩和现金流的项目坚决进行处置,对经营结果大幅低于预期的项目减少或停止资金支持。由于部分投资项目自身经营亏损以及公司处置亏损项目导致公司报告期内损失约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拉夏贝尔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多品牌运营的自有品牌服装连锁零售企业,主要从事服装自主设计与研发、外包生产、品牌推广和直营销售。2017年,拉夏贝尔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H”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


上市仅两年多,拉夏贝尔业绩陷入巨亏,股价一路下跌。近一年来,拉夏贝尔股价累计跌幅近80%。1月21日,拉夏贝尔股价单日下跌6。44%,报收5。23元,市值为28。64亿元左右。


据拉夏贝尔1月2日发布的A股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已累计耗资1016.53万元回购188.18万股A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34%,占公司A股股本的0.57%。


据悉,该回购计划源于拉夏贝尔2019年10月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的议案决定。此次回购期限为2019年3月22日至2020年3月21日,拟回购金额为0.5-1亿元。


该回购举动可追溯至2015年拉夏贝尔提出的稳定股价预案。2015年9月15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通过了《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A股上市后三年内稳定公司A股股价的预案》。预案规定,自公司A股股票正式上市交易之日起三年内,非因不可抗力所致,公司股票价格一旦出现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值,公司作为稳定股价第一顺位义务人,将采取回购公司股票作为稳定公司股价的具体措施。


2019年7月18日至2019年8月14日,拉夏贝尔A股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值(公司2018年底经审计每股净资产约为6.295元人民币/股),触发稳定股价预案情形。


新的稳定股价预案中,拉夏贝尔调整了回购股份的价格区间、资金总额、回购用途以及回购期限,其中回购期限延长6个月,至2020年3月21日。


资金压力


拉夏贝尔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资产总额为97.02亿元,负债总额为71.61亿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3.81%。同时,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11.04亿元,拉夏贝尔称主要由于本期偿还银行贷款增加所致。


此外,拉夏贝尔实际控制人邢加兴质押给海通证券的1。416亿股公司股票已经爆仓构成违约。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合夏也已累计质押3850万股,占其4520。44万股持股总数的85。17%。邢加兴和上海合夏累计质押1。8亿股,占两者合计持股总数的96。27%。


另外,网上还流传一篇疑似拉夏贝尔的供应商喊话拉夏贝尔偿还拖欠的几百万货款的文章。文章称,拉夏贝尔自2019年5月份开始拖欠,一直到11月、12月,虽有还款计划,但一直未真正施行。文章中合同图片显示甲方为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图片中还有:交货地点以及此采购订单为加工承揽合同等的字样。


对于负债压力,拉夏贝尔在回复经济观察网采访函时表示,公司将聚焦现金流平衡,坚持改善资产及负债结构。在资金来源拓展方面,公司除了已有的银行贷款、项目融资等方式外,通过渠道结构调整、下单模式优化、会员营销推行、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手段,可以有效增加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入金额。


拉夏贝尔通过盘活长期存量资产,获得融资,为主营业务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去年11月的公告显示,拉夏贝尔全资子公司拉夏贝尔服饰(太仓)有限公司拟以其持有的太仓嘉裳仓储有限公司100%股权为质押物,为5。5亿元的委托贷款提供资产抵押及质押。拉夏贝尔回复经济观察网称,通过上下游供应链融资、资产支持融资等方式,作为对银行贷款的有益补充,充分满足流动资金周转需求。


库存高企也是拉夏贝尔需要面对的问题。经过梳理发现,拉夏贝尔的存货自2017年底一直维持在20亿元以上。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其存货的账面价值高达21.99亿元。对此,拉夏贝尔表示,对于库存产品,公司将在产品设计、外加工生产、货品配发、季中流转等各环节,均围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及实现销售为目标,以切实提高产品的周转效率。


成立于1998年的拉夏贝尔,于2014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并于2017年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唯一一家“A+H”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2017年高位之时,拉夏贝尔A股的总市值超160亿元。相比高位,现今市值缩水八成。


2017年,拉夏贝尔营收近104亿元,是国内营收最高的女装上市企业。好景不长,刚进入资本市场一年,拉夏贝尔就迎来了转折点。2018年,拉夏贝尔实现营业收入101.76亿元,同比减少了2.69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1.6亿元,同比下降132%,为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自2015年以来,拉夏贝尔就陷入了业绩持续下滑的“泥沼”,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2015年的6。15亿一路下滑到2017年的4。99亿。


并且在2018年由盈转亏,2019年亏损进一步扩大,仅上半年就亏损4.98亿。在这种情况下,拉夏贝尔开始主动实施战略性收缩策略,仅2019年上半年关店数已近2500家。


除了业绩下滑,高库存也是拉夏贝尔难以承受之重。据其招股书和财报显示,该公司存货由2014年底的13。27亿元一路增长至2017年底的23。45亿元,此后稳定保持在20亿元以上。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其存货的账面价值仍高达21。99亿元。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拉夏贝尔不得不进行业务转型调整,除了在原有直营模式基础上推行联营、加盟等方式,还在全国范围内关闭大量店铺以节省成本。造成如今危机局面,外界认为缘于拉夏贝尔过去几年盲目扩充品牌、大举开店。


产品掺假再遭处罚


继2014年与2017年接连登陆港交所、上交所后,“筹资、开店”成为近几年拉夏贝尔的主色调。高速扩张带来的红利期非常短暂,一边开店一边关店的拉夏贝尔很快遇到了问题。2018年,公司首次出现亏损,亏损额达1。6亿元。


2019年上半年关店数已近2500家,深陷亏损泥潭的拉夏贝尔,已经“缺钱”到出租总部大楼来缓解资金压力。


据央视报道,位于上海市闵行区的拉夏贝尔集团总部办公大楼刚刚投入使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创始人邢加兴曾在采访中表示,面对业绩亏损和债务危机,拉夏贝尔也将选择出售不动产来渡过难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拉夏贝尔因产品质量问题遭行政处罚。据资料显示,11月12日,因生产、销售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拉夏贝尔被奉贤区市场监管局没收违法所得635.6元,罚款6000元。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贤集网资讯专栏的作者撰写或者网上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贤集网立场。如有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